今天2022年 09月 02日 星期五,欢迎光临本站 杭州侦探公司

出轨取证

杭州侦探调查【同学聚会,寡淡无味】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7-01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 
杭州侦探调查【同学聚会,寡淡无味】昨天刷知乎时,一个问题跳了出来:为什么感觉同学聚会越来越无聊?要放几年前,看到这个问题我还会追忆一番,加一些小伤感,然后再问出类似“曾经无话不说的同学,如今为何越走越远”这样的无聊问题。但现在就完全不会了,因为见过太多,早已经习惯。我快速把下面的回答刷了几条,基础的原因大家也都能想到,离得远了,共同话题少了,圈子不同了,人自然感情就淡了。正当我尝试找一个案例时,脑海中跳出了一个人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闰土,那个在月亮下抓猹的少年,银圈钢叉,十一二三。教科书上的那幅图,简直成了故乡的标配,圆月、菜地、少年、肥猹,梦回童年。池塘边的榕树上,知了还在声声叫着夏天,可是闰土回不去了,他从少年变成了中年,见到迅哥时也无法再那么自然。那一声“老爷”,也不是他最真实的表达,而是历经风霜之后的保护色。


所以再回到开始的问题,为什么同学聚会越来越无聊了?鲁迅的《故乡》,可以看成一个同学聚会的mini版。曾经的记忆都在他们心中,可是也只能想起,但再也回不去了。迅哥跟随家人早早离开故乡,他家庭条件很好,中年再回老家,想到的都是儿时的小美好。所以他是带着“挖宝”的心态回家的,家乡对于他来讲,也只是小小消遣。但你如果站在闰土的角度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你的儿时伙伴,村里人说已经成了大官,据说有三房姨太太,出门是八抬大轿,上厕所都有人陪着。而你,带着老婆孩子连饭都吃不饱,每天都得为第二天的生计考虑。看文章的时候,我们相当于开了上帝视角,知道迅哥很在乎闰土,一心想着小时候的事情,只想与土哥“再续前缘”,晚上开箱啤酒,聊聊过去的贝壳、西瓜与猹。但你想想,闰土知道这个吗?就像你见了多年未见的老同学,你能知道人家经历了什么,此刻心中所想的,是什么吗?他眼前的那位老同学,衣冠楚楚,而他,灰黄面堂,脸上皱纹如刀刻一般。迅哥心里觉得他们还是老同学,可闰土清楚地知道,他们条件不同、地位不同、至于迅哥什么想法,他更是不知道。
什么少年时候的大西瓜,什么月下抓猹的场景,他都记得,但已经不敢再提。饭都吃不上了,谈小时候还有什么意思呢?和眼前这位人家都说已经成为道台的同学聊猹,他还没傻到那个地步。于是只能聊过去,聊其他印象中的同学,感觉快没话的时候问下对方饿不饿,要不要再来点吃的。你还记得那谁谁谁吗?去年结婚了,真没想到啊,他竟然结婚那么早。”那个谁你还记得吧,以前学习不好,没想到现在是大老板。”姓王的那个老师,听说……”
杭州侦探调查只从迅哥的视角看,我以前上学时还怪过闰土,再加上教科书上的标签式的概念,就觉得闰土变得太多,好好的一个水灵的男娃,怎么就变成了那副模样。同学见面,开口却是老爷,真没骨气。
人家说不要的东西,你却都搬回了自己家,真丢死个人。于是考试的时候,我写下了那个记在心里的词,也是老师教我的标准答案小时候老师说闰土麻木,我还以为闰土变傻了。可再继续往下细看,闰土其实一点都不傻,能说会道。他先问候了迅哥的妈妈,说我知道您回来,开心得不得了,知道老爷回来,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。
迅哥妈妈说怎么这么客气,以前你们不是同学么,叫迅哥就行。闰土说,老太太真是,那太没规矩了,那时候是孩子,不懂事。然后招呼自己的孩子给问好,顺便还带了些土特产。是不是和小时候学的不一样了。其实土哥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清楚,改称呼也真的是生活所迫,如果不是连饭都吃不饱,谁愿意厚着脸皮去叫同学为“老爷”呢?读书与看电视时,我们总是不自觉把自己想成主角,其实稍微代入一下配角,看得就更明白了。不要去埋怨他不解风情,他为了过来看你,可能连中午饭都没吃。他叫那一声“老爷”的时候,心里也是百转千回,你以为他想那样吗?可事实就是,他希望用那样的称呼,能从你这里换到点东西。如果不是生活使然,谁想跪着赚钱?经济关系,是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一种关系,回到这里去思考,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,也就清晰了。小时候我们都无忧无虑,每天吃瓜捉猹,那时候没什么烦恼更没有焦虑。
但生活是一直变动的,后来的后来,环境变了,所以我们都变了。再见面时的些许烦恼,只是我们想用过去的感情来评判当下的变化。昨天刷知乎时,一个问题跳了出来:为什么感觉同学聚会越来越无聊?要放几年前,看到这个问题我还会追忆一番,加一些小伤感,然后再问出类似“曾经无话不说的同学,如今为何越走越远”这样的无聊问题。但现在就完全不会了,因为见过太多,早已经习惯。我快速把下面的回答刷了几条,基础的原因大家也都能想到,离得远了,共同话题少了,
杭州侦探调查圈子不同了,人自然感情就淡了。正当我尝试找一个案例时,脑海中跳出了一个人
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闰土,那个在月亮下抓猹的少年,银圈钢叉,十一二三。教科书上的那幅图,简直成了故乡的标配,圆月、菜地、少年、肥猹,梦回童年。池塘边的榕树上,知了还在声声叫着夏天,可是闰土回不去了,他从少年变成了中年,见到迅哥时也无法再那么自然。那一声“老爷”,也不是他最真实的表达,而是历经风霜之后的保护色。所以再回到开始的问题,为什么同学聚会越来越无聊了?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8-2877-8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