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2022年 10月 02日 星期日,欢迎光临本站 杭州侦探公司

出轨取证

杭州侦探社“我19岁,和一群大学教授上床了”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6-28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杭州侦探社看了一部BBC“非洲之眼”栏目组拍摄的纪录片,该影片拍摄于2019年,名为《以性易分:一次打入尼日利亚与加纳大学内部的秘密调查》从片名我们就能看得出这个纪录片聚焦的问题,是来自于“象牙塔”的潜规则。虽然在正式观影前,颜辞就有充足的心理准备,但不得不说还是看得拳头都捏紧了。据相关学生爆料称,在过去10年时间里,这些学校的女学生几乎无人可以幸免。由于涉事教授位高权重,即使有人勇敢站出来发声,最终结果也是不了了之。在采访了一些受害者的具体情况后,两名BBC的年轻女记者决定假扮学生,携带隐藏摄像机,分别混入拉各斯大学和加纳大学,整整1年,调查真相。 
其中一名女记者穆尔迪,以咨询学业为由,走进了拉各斯大学副校长博尼法斯·伊格比内胡的办公室。穆尔迪刚一进门,博尼法斯就色眯眯的打量对方,并称赞 “女学生”长得非常漂亮。寒暄了两句,在得知穆尔迪的来意后,博尼法斯就开始用色情语言,进行性骚扰了。 当博尼法斯问了穆尔迪的年纪后,他洋洋自得的炫耀:“我50岁了,你可能会很惊讶,我都到这个年纪了,如果我想要得到一个和你一样17岁的女孩,只需要动动嘴皮子,然后再塞一点钱到她手里,就可以轻易得手。” 为了让眼前这个女生能够放松地回答问题,他还特别强调:“我保证,我们讨论的所有话题不会被别人听到,你可以放心说。” 当博尼法斯能感觉出这个女孩想要通过入学申请的欲望,他就不再委婉,直接表达自己的性意图,说了一些关于拉各斯大学里女学生用身体换取学分的故事,并向穆尔迪承诺这位副校长非常爱炫耀他们对女学生的“性压迫”和“性剥削”,还美其名曰“很浪漫”。
几次聊天过后,博尼法斯更加放松警惕这z,他又向穆尔迪坦言了一个更可怕的地方——“cold room”(冷藏室),不知道是谁取的这个名字,实际上那就是一个高级讲师的性爱俱乐部。 随后,穆尔迪自行上到俱乐部里,进行秘密拍摄俱乐部内灯光迷离,桌子上摆满啤酒。在几位老师的污言秽语下,十几个女孩穿着性感的衣服木讷地在跳舞。如果老师“玩腻”了,还可以在这里交换女孩,就像交换商品一样。穆尔迪刚去不久,就有一名男讲师搭讪,问得也很直接:你愿意做我的情人吗?女学生们对于这些人渣而言,不过就像是摆在冷藏室的速食肉罐头,他们可以任挑任选。后来又一名卧底女记者也进入了博尼法斯的办公室,对方穿着睡衣,要求女记者去把灯关掉,他要亲女记者。女记者很明确的拒绝,但博尼法斯依然又抱又亲。其实在调查前,节目组都会在记者们身上佩戴一种可以呼救的装置,附近也会安排相关人员守候,一旦遭遇危险,记者们只要按下身上的装置,外面的人就会冲进来救她们,但这名女记者没有按下呼救装置,因为她想要进一步了解真相,不得不说为了拍这个记录片,卧底女记者的牺牲也蛮大的。  面对女记者的质问,他很坦然的说像你们这样的女孩,想要上大学,甚至还想读硕士,难道不应该付出点代价吗?比如用身体交换学分。
如果你说难道不可以拒绝吗?当然可以,也有女孩子这样做了,最后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:以辍学告终。这个纪录片策划人莫迪,就是一个受害者。一位任课老师盯上了她,常常扣下她的试卷,或是假装没有收到她的毕业论文。无论她怎么投诉都毫无作用,大学毕业的论文没有通过,成绩全优的她,直接肄业,没能拿到毕业证。 掌握手握权力的是这群人渣,弱势如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学生们,毫无与之抗衡的能力。
普通人做梦都想拥有的好学历、高工作,这些需要努力奋斗的目标,在他们嘴里仿佛是不值一提的标签另外一名卧底加纳大学的女记者,假扮的身份是一位打算攻读硕士学位的大四学生。她要接触的是很多受害者指控的兰斯福德·嘉波教授。他除了是加纳大学里的硕士导师以外,还是一名政治学家和著名评论员嘉波也不例外,他第一次见这个记者时,就说“希望可以成为彼此的性伴侣。请放心,我不会干扰你的日常生活和学习,因为我已经结婚了。”女记者没有答应,他就开始以权压制了,告知对方:你的硕士申请期限就快到期了,最终决定权在我手上,想明白了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 在没有等到女记者的回复后,嘉波亲自打电话给了对方,并邀请记者到他家里去。女记者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,说服了嘉波在一个商场的咖啡厅见面。为了引诱记者同意和他发生关系,嘉波开始“画大饼”,声称他可以把女学生安排到国家体制中,也能通过她的硕士申请。影片结尾,节目组召集了被迫参与性交易的女生,让她们戴上面具,围坐在一起,倾诉遭遇。
有受害者明确表示,老师最喜欢挑选的就是学习用功的女学生。因为他们太知道利用“恐惧”杭州侦探社这个武器了,学习用功的女学生,往往是更害怕自己不能顺利毕业的女学生,因此一旦人渣教授们威逼利诱,很快就能让女学生屈服于自己的淫威之下。所以不要觉得这种现象只发生在国外,发生在男女极度不平等的落后国家,真相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,无论是多好的学校,都有可能会发生导师性侵或诱奸学生的悲剧。 当然,也包括中国。 2018年,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原书记梁某被爆猥亵多名女学生,还炫耀自己有六七个学生都认他做了干爹,其中一名女学生因不堪猥亵,而患严重抑郁,最终自杀身亡。2019年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钱某,专门挑外地的、没后台、甚至是家境贫寒,读书又非常勤奋上进的女学生性侵、猥亵,受害者众多,作案时间长达20余年。 2020年,四川南充阆中东风中学教师吕某,先是把女学生骗到宾馆,用药迷晕后进行性侵,并拍下性侵过程,以此作为威胁逼迫学生就范。他私生活混乱,还导致该名学生传染了性病,因而患上非常严重的抑郁症。
2021年,一段“女子冲进大学教室当学生面痛斥男老师迷奸自己”的视频,在网上疯狂扩散。该女子还声称这个老师和其他同院领导轮奸自己。校方回应该女子在校期间就曾报案,但证据不足,没有对涉案老师予以处罚。2020年,教育部网站上曾公开了8起违反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的案例中,有2例涉及大学老师性骚扰或性侵学生。知乎网友整理被新闻媒体报道的相关案件,仅仅6年时间,就有40余起。中国青年网络曾经发布过一个《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》,调研了全国1764所高校的54580名大学生,发现:高达15%的女生曾被摸过隐私部位、2%遭遇过严重的性侵害;超过50%的学生不会向他人倾诉或求助。在校园里,老师和学生永远就不可能在权力上真正平等。同样,在企业里也如此,上司和下属根本就不处在同等的权力地位,全球很多企业都有规定,限制上司和下属之间恋爱。
杭州侦探社在很多起“诱奸”案中,我们都可以看到,当学生面临发表文章、找工作或保研保博问题时,老师手中的正常权力,都可以对学生形成致命伤害。这并不是非洲才独有的现象。在这种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下,真实的“你情我愿”又有多少呢?所谓恋爱中的“自由”和“独立人格”又如何体现呢?换言之,就算是“两厢情愿”的师生恋,一旦发生感情纠葛,学生为了报复老师,事后告状,你也难以分辨孰是孰非。所以从保护学生,保护老师的角度出发,明文禁止师生恋成为大多数国家高校的共识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8-2877-8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