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2022年 10月 02日 星期日,欢迎光临本站 杭州侦探公司

公司动态

杭州市私家侦探【一起逮情妇】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7-01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杭州市私家侦探【一起逮情妇】睁开眼睛,便闻到诱人的包子香,她睡眼惺忪地出了房门,就见爸爸熟练地在厨房忙活包子,妈妈和大姐正一边布置餐桌,一边小声闲聊。他家也是外地的,来杭州一年多了吧,不是,不是医学院毕业的,但是他很勤奋的,考了医师证,在那家医院属于聘请的,那是私人医院嘛,工资很高的。他家?家里父母是双职工,妈妈已经退休了,还有一个姐姐,姐姐已经出嫁了……看大姐那羞红脸的样子就知道,她对马明哲挺满意。

 

妈妈也满意,“咱们找对象不要挑什么家庭条件,什么学历,什么工资,最重要的是看人品,人品好,比什么都强,我瞧着这小伙子不错,斯斯文文的,脾性也好,长相也好,好好处处吧我们……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呢!”大姐脸更红了,不好意思地打断妈妈的话,转头看锦儿,“老三你起来啦,就等你了,今天早餐很丰盛!”确实丰盛,全是锦儿的心头好:熬得浓稠的杂粮粥,香喷喷的肉包子,妈妈亲手腌制的脆黄瓜脆萝卜,亲手做的松花蛋……这个包子最大,给你。”二姐坐下来,顺手就把盘子里最大的包子夹到了锦儿碗里——像小时候一样,像从前在家一样。

锦儿依着二姐坐下,接过包子,深深地看向二姐——她知道,欧辰那件事,二姐已经和她“言和”了。快吃啊!趁热吃,都还要去上班呢!”英贞招呼三个女儿。小小的餐厅里香气弥漫,热气氤氲——再没有什么,比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更重要了。吃过早饭,锦儿和大姐一起出门,还没到小区门口,远远地就看到了马明哲——他背着双手,站在一棵大树下等。白衬衫,黑裤子,修长的身形——这一幕让锦儿的脑海中瞬间钻出那个词,玉树临风。大姐的脸又红了。

“亚男!锦儿!”见到姐妹俩,马明哲转过头来,一脸沉稳的喜悦,“我刚好路过这儿,想着你们俩可能要上班,所以过来等等看,看有没有机会遇到,可以让我荣幸地送你们一回。”这人真会说话。锦儿委婉拒绝——大姐的心仪对象,她当然不能当电灯泡,“我坐地铁很快的!不用送我!”但马明哲动作更快,他已经拉开了车门,谦逊又热情地拦住了锦儿:“上来吧小妹妹,你是不信我的车技吗?觉得我不如地铁快?那我可咽不下这口气了!”眼看着走不掉,大姐也催她:“上来吧老三,都快迟到了!”锦儿推辞不过,只得坐了进去。马明哲开的是一辆尼桑,经济型轿车,车内收拾得十分干净,从中控台到后座,擦得一尘不染。

据说当医生的都会有点轻微洁癖,如果真是,这个“职业病”倒不错。锦儿坐在后座,好奇地这里瞧瞧那里瞅瞅——真的是每个地方都没有一点灰尘和垃圾。马明哲本人更是干净,放在方向盘上的那双手白净修长,指甲也都修剪过,衣服更是——对男生来说,白衬衫的领子最难保持洁净,但他的雪白如新,袖口处也整整齐齐。只是——锦儿看向窗外——今天天气还蛮热的,来来去去的都是穿短袖,但马明哲却还穿着长袖。杭州的路很美,”他一边开车,一边和姐妹俩聊天,“尤其是秋天,虽然气温还高,但早桂已经开了,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,这个季节,赏桂看潮,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

他说话温文尔雅,叫人听着相当舒服。有份不错的工作,长相优秀,谈吐不俗,又谦谦有礼——锦儿看着这个男人洁净的后脑勺,又看看副驾驶上略显窘迫的大姐——不是说大姐不够好,配不上他,而是,大姐这么马大哈的直性子,怎么吸引了这样一个男生?而且,这么优质的小伙子,怎么也蹉跎到了近三十岁还是单身呢?一整个上午都没有袁野的消息。不接电话,信息也没回。锦儿看着空荡荡的对话框,做事都心神不宁——袁野昨天晚上经历了那样的事,他一个人怎么面对怎么熬?欧辰倒是来了信息——锦儿没猜错,他家的司机在蔡冬雅“携款潜逃”的当天,也以“老家突然有事”辞职走了。

走得快,也走得干净——欧辰说,他爸加工资挽留,杭州市私家侦探也提出留着司机的位置等他回来,都全没用,这司机提出辞职后,便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全都收拾了干净,显然是不打算回来了。蔡冬雅和她的同伙们全跑路了。带走了袁野的部分钱,袁野最宝贵的珍藏,就这么销声匿迹了,留给袁野的,是一个待收拾的烂摊子,和一团搞不清楚的疑问。除了汇报司机的情况,欧辰更重要的目的当然还是和锦儿谈谈。我妈妈已经意识到她的错误了,真的,你能不能给我给我妈妈一个机会呢?其实她人真的不坏的,就是中间的误会太多了,锦儿,我不想就这么结束……”锦儿看着欧辰的信息,什么也没说——说什么呢?他们俩就像是两条平行线,注定了无法相交,又何必不停地原地打转?11点,上午的事情快结束时,锦儿正想着一会趁午休时间去看看袁野,就听到同事喊她:“文似锦,门口有人找。”

她出了门,就看到了袁野。不过一个晚上,他整个人都颓了——他应该是一夜未眠,眼里夹杂着红血丝,下巴有短短的胡须正倔强地破土而出。看到她,袁野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,他的眼里泛着焦急的光,“锦儿,能不能请个假,今天下午,说不定明天也需要,不对,明天是周末,那就请一个下午吧!我现在,只能相信你一个人了!”他是又遇到什么事了?锦儿没问,转身回去和主管请了假,便跟着袁野下楼——袁野没有任何亲人可以依靠,她当然不能辜负他的信任。我找到蔡冬雅的线索了!”坐进车里,袁野便告诉她,“昨天晚上,我盯了一个晚上的川南生活频道,一直到今天上午,才终于看到!”

川南生活频道常会在屏幕下方播报一些信息,比如商场打折,楼盘特价,还有,寻人启事。蔡冬雅的家人,就在川南生活频道,登了启事,到处找她!”那条启事的内容是:寻找妹妹蔡冬雅,25岁,因和家人矛盾离家出走,请看到信息尽早回家!袁野记下了联系号码,并且拨了过去。接电话的是个男人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,更没有提到蔡冬雅,电话中,他把自己扮作了一名推销人员。我跟他推销了烟酒,超低价格售卖给他,他有了兴致,把地址给我了!”袁野的口才是没话说的。他兴奋地把手机递给锦儿——地方不远,离这儿也就一百多公里。

杭州市私家侦探锦儿瞬间明白——袁野是要去一探究竟,但不能惊动对方,所以他需要一个看起来柔弱的“引子”先出场。我懂了!”锦儿扎起头发,“我这个样子,看起来像不像个推销员?我该说什么,怎么做,袁野哥哥,你教我!你就不怕危险吗?”袁野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丝毫犹豫的姑娘——他都还没说完,她就这么义无反顾了。他有些动情地抓住了她的胳膊,“你相信我吗锦儿,我是绝不会把你推到危险的境地,绝不!”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8-2877-8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