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2022年 06月 29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杭州侦探公司

侦探调查

杭州出轨侦探咨询【一半是疼的】,一半却是委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6-23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     杭州出轨侦探咨询【一半是疼的】,一半却是委屈的。她因为生得黑,得一个“黑婆”的浑名,第一次见她时我很害怕,因为她反对她的儿子跟我母亲的婚事,她毫不掩饰对我们娘俩的不满意,扬言就算她儿子娶,她也不会认。 但最终,她还是没能拗过她儿子的坚持,我母亲进她家的门,于是,我有一个继父,和一个继奶奶。 我对生父没有太多的记忆,所以母亲让我叫继父“父亲”时,我没什么心里负担便叫,但我却不敢叫她“奶奶”,她明显十分不喜欢我,我腿肚子都有些发颤,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来,她也不管我有没有叫出来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径直搁我手上就算完事儿,我重重地松口气,母亲却忧心忡忡,作为这个新家里辈分最高的人,母亲当然希望我能讨她欢喜。 不仅仅是我,母亲也在努力讨她的欢喜,但她始终都是淡漠的,在婚礼过后没几天,就说要搬出去住,不跟我们挤一起。 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,可母亲仿佛自己犯天大的错,求她不要离开,还把我推上前,说妮儿也舍不得奶奶。母亲偷偷掐一我把,我便哭出来,一半是疼的,一半却是委屈的。我明明就不期待,为什么母亲要撒谎呢? 最后,她还是留下来,一开始,母亲没有去上班,反正继父赚的钱够我们一家子生活,可她板着脸骂继父:“你就是讨个讨债鬼进门,你在外头累死累活,她们娘俩吃现成的!我呸!” 于是,母亲不得不出门找点活儿干,这样一来,家里便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不想跟她呆在一起,于是经常躲着她,但她总有办法找到我,不是?叫我剥一盘豆子,就是让我去打一瓶酱油。 后来,我认识几个小伙伴,他们得知我被她“奴役”,便义愤填膺地替我出头,我们把她在院子里栽的几颗花苗拔当作复仇,后来她阴沉着脸问我是怎么回事,我装得很无辜,说我什么也不知道。


但她不信,等母亲回来,她便告状,说我学坏,跟一帮混小子一起把她心爱的花苗给毁,她让我母亲给个说法,母亲为难地看着我,她当然舍不得对我动手,可她却不依不饶,还说要告诉继父。 继父工作一天很累,母亲为不让这点琐事打扰他,于是按她的要求打我巴掌,我愣住,这一巴掌并不重,可我却觉得疼得快要哭,她终于满意,仰着头像只战胜的狼外婆。 打那以后,我更讨厌她,等母亲一出门,我就躲出去,我宁可饿着也不回家吃中饭,有一次我实在饿得受不,就偷继父放在口袋里的钱拿去小卖部买吃的。 这样的事情我做过很多次,但有次被她抓个正着。 我被狠狠教训一顿,她没借我母亲的手,而是自己削两指宽的竹块,狠狠地往我屁股蛋子上招呼,她吡着牙骂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娘俩搞的小动作,让她打你尽会玩花样,打不痛你你吃不教训!走出去丢的是我的老脸!” 母亲只能任竹块啪啪落在我屁股上,我哭得哇哇叫说再也不敢,她才满意地地丢竹块,后来母亲眼汪汪替我上药,又替我呼呼伤口,可又不敢埋怨她下手重,长辈要教训孩子天经地义,只能让我不要惹她生气。 我很难过母亲为什么不帮我,但我知道她为有个家已经很不容易,于是我妥协,跟她道歉,还主动要帮她摘菜,她冷哼一声,低骂一声我心眼子多,不过却也没再打我,而我,再也不敢偷钱。 过一年多,母亲怀孕,也许马上要迎来一个新生命的吧,家里人都很高兴,包括她。 母亲的孕吐症状很严重,不得不辞工在家养胎。对此,她很不满意,母亲为不招她的白眼,吐完还坚持做家务。 后来,母亲生个弟弟。 
杭州出轨侦探咨询没多久来一场大暴风雨,把我住的那间偏屋掀走半个屋顶盖,那房子建的时候本来就没多大讲究,房柱都被雨水泡烂,住到现在已经不堪负重,没法再使用,只能拆起新房子。

可起房子得花不少钱,当时家里添弟弟,全家就继父一份收入,把钱挪去起房子,那其他地方就得很节省,但家里房间不够,如果不建新的,我就只能搬到他们的房间里睡,那时我并不适合跟他们睡一个屋。 这时候,她出来说让我跟她睡,她一个老太婆睡着一张大床,足够再塞我这么个小孩子上去睡。 因为害怕,我想也没想就拒绝,她板着脸说:“咋,嫌我?” 我哪敢这么说,赶紧说自己睡相不好,怕晚上吵着她睡觉。她说不怕,大不睡前把我捆起来不让我乱动。 最后我急中生智说我可以在厅里搭个床睡,她拍着桌子大骂:“怎么,想让外头的人说你来我家被打发到厅里睡?委屈着你?” 这话就说得重,我连忙说没有,母亲也顺着她的意思说:“厅里搭床不方便,白天家里来往的人也不少,见难看。”没有人站在我这边,自从弟弟出世后,母亲已经很久没有抱一下我,她的心思都放在弟弟身上,那是一个时刻离不得人的小生物,我知道自己应该爱他,但我也忍不住怪他,他的存在,夺走母亲的对我的温柔。 第一个跟她睡的夜晚,我紧紧地缩在床的边缘,生怕挨到她,她也不管我,径自睡得鼾声四起。 那时候我就盼着早点能念初中,到时候我可以住到学校里去,但没有想到的是,弟弟还没过三岁生日,母亲和继父的关系就出现问题,他们离婚。 这下,我再也不用每晚都听着她的鼾声和磨牙声,但我却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我和母亲再一次失去栖息之地。 我不知道她如何看待她儿子的离婚,反正她的脸一直都黑,分不清情绪,只是我们走的时候她仿佛她低低地叹一声:“作孽哟……”她在说谁呢? 母亲很快再找一个男人嫁,新继父结过一次婚,前头的妻子过世,留下一个比我大不多少的儿子,他找我母亲,无非是想有一个女人来操持家事,而母亲为能有一个安顿的地方,同意当别人的继母。 新继父自然紧张他自己的孩子,
杭州出轨侦探咨询母亲因为没有收入,加之她从来也不是那种泼辣的人,姿态不自觉就低下去,我只有捡继哥哥剩下的。继父跟我母亲离婚后,很快又再婚,新妻子不许那边跟我们有任何联系,她向母亲放话说,如果再要去看弟弟,那就干脆带走,她要养着,就不许我母亲去认! 母亲万不可能带着弟弟去新继父家的,我因为是个女孩儿,新继父才会勉强接受,他绝没有那么大方替别的男人养儿子。 于是,母亲不得不停止去看弟弟,可她又实在想得很,便让我偷偷回去看一眼来告诉她。 

亲生母亲不在身边,有几个小孩能过得好的,但我知道又能怎样?告诉母亲也无济于事,她根本没有办法改变现状,她是个温柔的女人,可并不是个能干的女人,她带着我尚且过不好,更何况再多一个? 于是,我次次都隐瞒,反正,弟弟是继父的亲儿子,总不会饿着冷着。 那次是弟弟五岁生日,母亲替他织一件毛衣,她本来想自己偷偷送去,但新继父要她去参加继哥哥的家长会,她只好让我送过去。 我去的时候,家里没有人,我刚想走,继奶奶也过来,手里拎着个盒子,问:“人呢?” 我哪会知道。 后来问邻居才知道,继父跟他的新妻子出去,没有带弟弟,那他会去哪儿?也不知是谁提起来,说最近小孩子喜欢去河里玩儿,说仿佛看到弟弟也屁颠颠跟去。 我跟她赶紧跑到河边,果然看到弟弟,不过他比较听话,并没有下河,就是坐在边上拍手,他浑然不觉把我们给吓着。 她拉着弟弟要走,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她搬出那个家,她自己住在一个小院里,说一个人过得舒坦。 我见弟弟有她看着,把毛衣交给他后就要回去,新继父家有个规矩,错过饭点就没得吃,那时候其实不早。 出乎我的意料,她问我一声:“吃没?” 我想说不饿,但肚子很不争气地叫,她没好气地骂一句:“赶紧跟上!” 那天,我在她那里吃饭,说来也奇怪,我自来就怕她,也不喜欢她,她待我也没有所谓奶奶的慈祥,有时候急啥话都骂得出来,但她从来不会在吃食上克扣或是说闲话,所以那一餐是我离开那个家后,吃得最满足的一顿。 吃完趁着天还没黑她就赶我走,在我身后说:“你可别在外头说来我这连饭都没得吃,我还要脸!” 那一年的送子娘娘好像格外勤快,继父的新妻子怀孕,我母亲也怀上,这一次,我又被忽视。

母亲因为对继哥哥的好,以及这个新生的孩子得到那个家的接纳和认可,但那里面并没有我,我与那个家没有一丁点的血缘联系,这是天然的阻碍。 母亲很无奈,但她做不什么,她每天琐事缠身,能抽出时间来问我一声饿不饿就已经很不错。 我越长大就越知道活着对某些人来是格外困难的事儿,我没法去怪谁。 但我又有什么错呢?我想不通,却也没有办法。 有一次,我不自觉走到她那个小院,她看见我,仍旧是那张黑脸,她转身进厨房拿出来一个酱油瓶子,用一种理所当然地语气让我去打满回来。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尽管她的态度不好,但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对那时的我来说并不坏,我赶紧接过瓶子去打酱油。 打完回来,我顺势跟着进屋,然后帮她摘菜,她炒好,就让我拿碗盛饭吃。 后来,我三五不时就去她那里,她总指使我做这做那,那会我并不反感,她让我做完事儿,就会喊我一起吃饭。吃数多,母亲也察觉到,有一次她跟着来这里,两人关在屋里说很久的话,我看见母亲往她手里塞些钱,然后露出一个苦涩的笑,说劳烦您。 她黑着脸把钱收,让母亲赶紧走。 打从知道她收母亲的钱,我来她这里就变得更加理所当然,弟弟也经常会来,他的后妈给他生一个妹妹,他也尝到那种被边缘的滋味,她是弟弟的亲祖母,总不会亏着他。有一回,她在做饭时候突然就晕倒,我和弟弟吓坏,赶紧去叫大人,看着她被抬走,我拉着弟弟的手,心里无限惶恐,她脾气不好,说话也难听,但在她这里,我们是可以被正视的存在,哪怕这里是魔鬼屋,也是能让我们放松的小天地。她病一场,气势似乎没之前那么凌厉,但是瘦好多,我忍不住哭,她骂一声:“哭屁啊,我还没死呢!再哭折我的寿!” 我有些委屈又有些安心,抿着嘴拼命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她病后没力气,就指使我做饭,放多少水,放多少油,什么步骤都要严格按她的来,做错就会毫不留情地敲我的胳膊。 我甚至在她那里睡过几晚,母亲知道后并没有说啥,我知道她从新继父给的生活费里抠一点出来拿给她。 有一次,我伤着胳膊去的她那里,她脸黑得更厉害,问我咋弄的。 我说被烫的,新弟弟在玩的时候不小心把热水撞翻,我为救他,热水全洒到胳膊上,新弟弟哭起来,母亲和新继父都去安抚他,我觉得很疼,但我看他们都顾不上我,便没有吭声,听说牙膏可以治烫伤,就自己糊一层。 她骂一句,胡闹!然后跑到母亲面前骂她:“那是你儿子,可这也是闺女!” 母亲弱弱地辩解:“她是姐姐,救弟弟是应该的,再说,也没伤到脸。” 她又骂道:“年轻姑娘哪个不喜欢穿短袖好看,这要留下个大疤,她以后咋办?她还要嫁人呢!你这当妈的说这话诛不诛心啊!” 母亲无比愧疚,抱着我哭一会,但此时我对她的眼泪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,我尝试理解她的人生,却无法赞同。 后来,我上高中,也考上大学,说起来,我能上高中还是托她的福。 那时候新继父本来就不愿意我继续念,但我成绩好,不念就太可惜。她知道以后,就找到我妈和新继父说:“一个有本事的女伢子将来可不比现在这样的挣得多,你们还没我一个老太婆有见识!” 其实我跟她一直不是那种和谐亲密的关系,她有时候说话能把人气死,我跟她辩,她就会倚老卖老地说:“我活几十年还要你个屁孩子来教?滚滚滚!”但,我们又确实有种紧密的关系,她病我会着急,我过得不好她也会出头。我进高中之后去谢她,她捻着烟丝说:“多长点本事,好歹你也吃我这么多饭,别给我丢人!” 我就回怼道:“那你得活久一点啊,天天这么抽,可别抽死!”她跳起来拿扫帚打我,但后来,我注意到她抽得少,过一两年,就彻底戒。

其实她抽烟好多年,性子越来越乖张,烟也越抽越猛,我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她会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,真的把烟戒。 也是那时候吧,我觉得我和她之间的羁绊远超想象。 她一直都骂我让我多长点本事,不然吃她的饭没本事还,可直到我毕业找对象要结婚,也没见她向我讨要啥报酬。 那个时候,她的身体越来越差,嘴一如既往的坏。有一回我去看她,她轻轻说一句:“啥时候结啊?”  她是怕等不到我结婚她就闭眼吧?可还没等我开口,她又赶紧说:“不着急,想好再结,没好的就不结!” 我再有本事,我母亲也还是会催我早点结,年纪大就不好。可她却还记得找个好的才是最要紧的。 因为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,我也迷信一回,跟对象商量着早点结,算是冲冲喜吧。 结婚的时候,我请她给我梳头,她起先不愿意,梳头这种事儿,最好让四角俱全的女人来做,她青年守寡,名声也不太好,怕有损我的福气,但我执意让她做,她头一次有些害怕,但还是郑重地拿起梳子,念起祝福语:“一梳梳到底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子孙满堂……” 我有些好笑,看吧,你这老太婆,明明把这些话都背熟,还说不敢梳。 我从镜子里看到她苍老的脸庞,以前别人都叫她“黑婆”,现在老,反而白些。 梳好头,她端详一番说:“你以前就那么点大,现在都要嫁人。” 我也想到当年,我那时多怕她啊,于是我问她:“那时候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 她倒也没客气:“那是当然,你妈那个人啊,太软,跟我儿子不适合,你那么怂,一看就不对我的味儿!” “所以后来,你是看我可怜才对我好的么?” 她没否认。重组家庭的孩子历来都难,像我这样经历重组几次的就更难,
杭州出轨侦探咨询更要命的是,我母亲太软弱无能,一个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,她注定没法给她的孩子多少庇佑。可惜我母亲改不,被她骂得没上几天班就又回软下来。 这或许也是她为啥一直骂着我让多长点本事吧,她是一个粗糙的老人,只有一个朴素的念头,自己能干,才能活得舒坦些。 我眨眨眼睛,喊她一句“奶”,她惊惊,骂道:“这么突然想吓死我啊!”然后我见她偷摸地去准备红包,我不由得哭着笑。 我的成长期并不顺遂,但能遇见她,是其中的一件幸事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0-9737-81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