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2021年 11月 28日 星期日,欢迎光临本站 杭州侦探公司

行业动态

杭州婚姻调查取证|情人意外死亡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1-11-02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杭州婚姻调查取证|情人意外死亡

出事那天,沈沫出现在“镜湖月影”,是去见小三的。

 

小三名叫薛姗姗,是个小网红,就住在眼前这个崭新的小区里,这个地址,沈沫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找到。

 

南一川出轨,保密措施做得很到位,这套房子,他是以公司的名义购买,然后又以抵押的方式,转到了薛姗姗名下。

 

他为了这个女人,还真是煞费苦心。

 

沈沫看着面前这个簇新的漂亮小区,只觉得有只无形的手伸进自己的胸膛,把她的心脏紧紧揪住,拧得生疼——她的丈夫,她女儿的父亲,她从20岁就认识并相爱的男人,竟背着她,在外金屋藏娇,养了一个小家。

 

同一个城市,两个区——这两年来,南一川总是疲惫不堪地晚归,甚至周末都没空在家陪女儿吃饭,沈沫一直以为是他工作太忙太累,她体谅他,照顾他,给他炖各种补品,从不曾想到,他的精力,是均摊到了另一个女人身上。

 

一个年纪轻轻就插足、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。

 

这样的女人,她必须亲自去会会。

 

但她也清楚——这番找上门来,面见小三,就意味着,她和南一川的婚姻,也走到头了。

 

2

 

 

镜湖月影是八个多月前才交付的,坐落在经开区新城,地段不错——不远处,是永宁市内最大的湖,镜湖,那边已经规划,要兴建永宁最大的公园,镜湖公园。 

 

小区内全是电梯小洋房,米白色的墙体,巧克力的边框,色调高雅,还有干净的道路,修建得整整齐齐的绿化,无一不在告诉沈沫,这地方的房价不便宜。

 

而薛姗姗就住在第7幢的顶楼——这些洋房一共只有6楼,顶楼全是大面积的跃层。

 

也就是说,薛姗姗所住的7幢602,至少值四百万。

 

四百万呐,沈沫的心都在滴血——南一川还真舍得。

 

这几年,公司是挣了不少,但,创业之初的那些捉衿见肘的日子,沈沫从没忘过,和南一川住发霉的地下室、清晨天不亮起来塞广告单、深夜蟑螂爬到头发上、口袋里没钱两个人连着几个月吃紫菜汤泡饭……

 

她吃过苦,便更知道钱来之不易。

 

正因此,她常教育女儿,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,不论什么样的经济状况,都不能铺张浪费。

 

却没想到,南一川出个轨,出手就是四百多万。

 

这用的,可是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!

 

沈沫压住心头澎湃的愤怒,找到第7幢,走了进去。

 

楼道门大开着,电梯间里绑了一层厚厚的保护壳,把头顶的摄像头都糊住了——刚交付的第一年,是业主集中装修期。

 

3

 

薛姗姗家已经装修好入住了。

 

深绿色的铜门,做工精致,相当气派。

 

沈沫挺直胸膛,理顺胸口起伏的情绪,摁了门铃,屋子里立刻响起了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:“来啦来啦,哎呀,不是说不在这儿吃晚饭的吗……”

 

门打开,一个染着粉色短发的年轻脑袋探出来。

 

虽然在朋友圈见过薛姗姗的模样,虽然在抖音无数次看到这个女人的动态,但眼前这张脸还是狠狠撞疼了沈沫的心。

 

她真年轻。

 

她的身份证写的是24岁,看起来可真年轻——白嫩细腻的脸上,满满的胶原蛋白,卡通的宽大T恤下,是纤细苗条的身材,最吸引人的,是她精致得像个小明星的五官,即便顶着这种非主流的粉色头发,都能平添几分娇俏。

 

难怪南一川会沦陷。

 

薛姗姗见到沈沫,脸上的笑容迅速冻住——她跟南一川好了两年,当然应该知道南一川老婆长什么样。

 

不过,她的愣只是一刹,然后就坦然而无畏地笑了:“哈哈,我知道你是谁,进来吧。”

 

4

 

房子里开了中央空调,冷气十足,装修高档气派,全屋音响,正播放着轻柔的音乐。中空的大客厅,真皮沙发,配套的大理石茶几——沈沫一眼就知道价格不菲。

 

她家当时装修都没这么豪奢。

 

茶几上扔着几把钥匙,其中还有个宝马车钥匙——当然只能是南一川给她买的。

 

客厅顶部,悬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,灯光旖旎,冷峻而质感的褐色大理石墙面上有一组漂亮的射灯,把暖橙色的光温柔地打在一张薛姗姗的巨幅艺术照上。

 

照片应该是之前拍的,薛姗姗真不愧是个模特公司出来的小网红,镜头感十足,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随风扬起,慵懒地一抬眼间,风情万种。

 

年轻,貌美,风情。

 

沈沫盯着那张照片,再看看深色大理石墙面中映照出来的自己——十年前,二十岁的她也曾如此鲜活青春,但十年来,公司、事业、家庭、孩子、体弱多病的父母,已然磨光了她的水嫩。

 

“果汁喝吗?你来得真巧呢,有口福,我正在做火龙果西柚汁,来点儿?好喝又营养的。”薛姗姗端着果汁,斜斜靠在开放的西式厨房操作台上,饮了一口,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里,带着明晃晃的试探,和嘲弄。

 

两杯果汁,她身边的台子上放着两份已经做好的牛排——应该是准备和南一川吃的。

 

牛排旁还有几颗火龙果和西柚,都贴着绿色的圆标签——沈沫认识那标签,那是全市唯一一家进口水果商店,那里的水果价格贵到离谱。

 

沈沫买过几回,也只是买一点给女儿尝尝,自己不舍得吃。

 

没想到,她省下的钱,南一川都给这个女人花了。

 

 

5

 

沈沫没有理会薛姗姗,她摁下了手中的录音笔,同时掏出手机,拍照,拍视频——她要搜集证据,这房子有一半是她的,她要在离婚时,夺回所有属于自己的财产!

 

她绝不会便宜这个小三!

 

薛姗姗看着她做,一点也不慌,反而冲着镜头嘻嘻一笑,还伸出细长的手指贴着俏脸比V,然后才看着沈沫笑:“我说,你不会以为,录个音拍个视频就能宣告房子是你的吧?那你一大把年纪真是白活了,去查查啊,房产证上写的是薛姗姗,又不是南一川,大姐!”

 

她一口一个“一大把年纪”、“大姐”,字字如刀,直戳沈沫的要害。

 

沈沫冷笑,一字一顿回击,“你大学毕业才多久,有钱买这么贵的房子?别跟我说你是网红,你抖音不过十来万粉丝,能挣多少钱?百川公司怎么就欠你400多万了?你真当别人是傻子?这房子,是南一川的,也就是我沈沫的,因为,我是他的合法妻子,百川公司,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,”

 

“而你薛姗姗,是南一川的小三,你俩在我们婚姻存续期间,非法同居,”

 

沈沫举着手机,扫过薛姗姗的脸,打开鞋柜,里面有南一川的鞋,拉开客厅抽屉,里面有南一川爱抽的黄鹤楼,她又直奔主卧,里面挂着俩人亲昵的合照,打开衣橱,里面挂了不少南一川的衣物。

 

这些都是同居的证明。

 

薛姗姗趿拉着拖鞋,一直跟着,这会儿端着果汁,笑吟吟大剌剌地靠在门框上,嘲弄地看着沈沫:“是啊,他住在这儿,他就喜欢睡这儿,爱睡这儿,怎么的吧?”

 

6

 

怒火在沈沫胸口腾地窜起来——她真没想到,现在的小三,已经无耻到这个地步了?

 

但她无意跟薛姗姗争吵,转身要去楼上,薛姗姗紧跟身后,大声嚷:“喂!老大姐,你应该做的,不是跑这儿来找什么证据,而是赶紧离婚!南一川早就不爱你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死皮赖脸地缠着他,吊着他,有意思吗?”

 

“你还要脸不要脸!”

 

沈沫气极,转身挥手要给对方一耳光,薛姗姗一让,啪的一下,沈沫的手打中了薛姗姗手中的玻璃杯,杯子砸在地上,玫红色的果汁瞬间铺到了米色的大理石地面上。

 

薛姗姗也恼了,说话越发咄咄逼人,“我说错了吗?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,你哪一点配得上南一川?南一川是公司老板,身家几千万,你呢,你就一个中年妇女!寄生虫!不要脸的黄脸婆!你吃他的喝他的,用他的!现在还来阻止他寻找自己的幸福!”

 

“够了!那是我们共同创办的公司!”

 

沈沫无法再忍,转身,一把揪住薛姗姗,然后用力一推。

 

薛姗姗措手不及,被推得踉跄后退。

 

她的拖鞋踩在了果汁上,脚下一滑,哧的一声——

 

沈沫意识到糟糕的时候,晚了——薛姗姗仰天摔倒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她的后脑,正好磕在了大理石茶几的边缘。

 

7

 

薛姗姗双眼圆瞪,呻吟几声,便闭上了眼睛,不动了。

 

很快,一串殷红而浓稠的鲜血自她后脑流出,沿着米色茶几往下滑落。

 

她死了。

 

沈沫整个人呆住了。

 

音乐仍在屋子里缓缓流淌,但她脑子中一片空白,她努力眨眼睛,闭眼,甚至掐胳膊,试图把自己择出这场噩梦。

 

但,择不出了。

 

眼前这一幕是真的。

 

薛姗姗死了。

 

这个她憎恨的第三者,被她推倒后,磕在大理石茶几上,死了——死在了她手里。

 

她杀人了。

 

沈沫只觉得自己坠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窟,她全身颤抖,牙齿也打着架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 

杭州婚姻调查取证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0-3361-2555